html模版台中商標權申請上海有城市“魅力” 也要靠人的“努力”
這幾天,上海科技企業流利說正打算 喬遷新居 :原本的辦公空間太小瞭,在楊浦區政府的支持下,他們將在創新園區長陽谷擁有新的辦公室,面積是原先的四五倍。流利說在上海已經有600多名員工瞭,但服務的對象更多 全球4500萬用戶,因為流利說擁有目前全球最強的人工智能老師。

2012年流利說剛成立時,CEO王翌並沒有想到發展速度會那麼快。之前,他在美國谷歌工作,負責谷歌分析等多個關鍵功能。但人工智能的風潮推動他離職創業,回到瞭祖國、來到瞭上海,在人工智能機器語言領域闖出一片天地。

流利說的發展離不開上海。上海的環境、產業、市場、研發等優勢,是城市魅力的體現,是吸引企業前來發展的重要條件;但是,在新形勢下,一座城市光靠這些是不夠的,上海必須不斷爭創招商引資新優勢,人工智能產業才能更快更好地發展。 王翌等人工智能領域創業者的經歷和期待,或許能為上海發展人工智能提供一種辯證的思路:既要發揮政府的引領作用,也要發揮市場的配置作用;既要善用現成的城市魅力,也要釋放潛在的 人的作用 ;既要高度重視基礎研究,也要積極推動產業應用。

有形之手在哪裡

在上海,類似流利說這樣年輕的人工智能公司還有很多,而且在不知不覺中,就成為某個細分市場的領軍者:

浦東新區的元趣信息是一傢年輕的創業公司,主打 人工智能+早教機器人 ,2013年成立。今年推出的新款早教機器人 小8 在一些細節上,比亞馬遜、蘋果等行業巨頭的語音識別能力還強 人們使用大佬開發的人工智能語音助手時,每一次都要用 Echo 嘿,Siri 等特定詞匯喚醒機器,但小朋友們隻要直接和 小8 說話,就能得到相應回復。

依圖科技是閔行區一傢專註於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理解等人工智能技術研發的創新企業,2012年成立,2013年拿到第一筆幾百萬元的天使輪融資,到今年5月,已經完成3.8億元C輪融資,相關技術服務於安防、金融、交通、醫療等多個行業,並推出國內第一個真實應用於臨床的人工智能影像診斷產品。利用這項產品,計算機對肺小結節的診斷能力幾乎超越普通醫生的診斷水平。

人工智能是新興產業,政府部門過多幹涉未必有利於行業發展。 幾傢人工智能企業相關負責人都這麼說,雖然身處前沿產業,但他們既怕被 棒殺 ,也怕被 捧殺 。在流利說和元趣信息的服務或產品中,計算機語言是核心技術,但行業中已經有科大訊飛、百度DuerOS等領軍企業或產品瞭,可英語學習、兒童早教等細分市場為他們提供瞭機會。上海對新鮮事物的歡迎、對新生行業的支持,讓這些企業有瞭發展空間。

不過,政府不幹涉並不意台中申請商標費用味著企業不需要政府的幫助。人工智能企業在發展中,尤其是解決各種具體問題時,也盼望政府的 手 能推一把。

流利說是幸運的,從落戶上海開始,發展遇到具體困難瞭,都得到瞭相關政府部門幫助。 王翌說,這次換辦公場地,已經不是楊浦區第一次伸出援手瞭。之前,企業因為融資需要變更股東信息,楊浦工商也幫瞭不少忙: 傳統企業可能不會那麼頻繁變更股東,但新興企業經常會有融資行為,政府部門根據業態發展調整管理方式,就是對企業的最好支持。

另一方面,隨著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業內人士認為政府的服務,也要從 普惠 轉向 專業 。目前,越來越多的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在安防、醫療健康、金融、交通、社會治理等領域,與公共服務緊密相連。在這個過程中,企業是人工智能技術台灣商標註冊的研發者,公共服務則變成新技術的試驗場。企業希望介入公共服務,就勢必要與提供公共服務的政府部門打交道,如果政府不懂專業技術或不願意接受新興事物,就會讓那些有價值的技術缺乏落地機會。

為什麼選擇上海

人工智能公司雲知聲總部在北京,但在上海徐匯區有分公司,而且分公司的規模與北京總部差不多。 很多人覺得奇怪,我們公司總部明明在北京,為什麼上海的團隊和北京一樣強? 公司CEO黃偉解釋說,雖然2012年創業時將公司總部設在瞭北京,但他和多名初創成員把傢安在瞭上海,一是因為他們喜歡上海的生活,二是考慮到企業發展後的需求:上海對新鮮事物接受度高、在全國的影響力也夠大,如果有產品瞭,在上海推廣起來會更容易。

事實證明,當年的決定是正確的。經過5年發展,雲知聲已成為國內有一定知名度的語音語義整體解決方案企業,並且憑借 術業有專攻 ,在智能傢居、車載、醫療領域小有建樹,其中他們為醫院提供的語音識別服務已經進入全國30多傢三甲醫院,成為這一領域的 隱形冠軍 。由於團隊主創人員在上海有個 傢 ,不僅在市場推廣上駕輕就熟,而且利用上海的城市魅力,網羅瞭更多的專業人才。

眼下,黃偉想將上海分公司升級為 第二總部 : 上海有魅力,上海有市場,上海更有機會。

職場社交平臺領英(LinkedIn)的調查或許能從另一個角度顯示出上海的城市魅力。領英對平臺上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的職場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後發現,國內近70%的人工智能人才在北京和上海紮堆,其中北京占比約34.1%,上海占比33.7%。雖然上海的人工智能人才總量略少於北京,但上海對海外人才的吸引力更強:上海在全球化人才、全球化企業兩個維度上均位列全國所有城市第一名,而且在領英平臺上,上海擁有的本地外籍員工數量約是北京的2倍。

領英中國技術副總裁王迪說,近年來,國內對人工智能產業的重視使得海外人才紛紛回歸,從2013年至2016年,畢業歸國的人工智能人才平均年增長率達到14%、有海外工作背景的歸國人工智能人才平均增幅為10%。在這個過程中,上海可以憑借城市魅力搶占先機。

但是,上海要打造人工智能發展高地,也不能僅依靠城市魅力。安永咨詢服務合夥人張偉雄提醒說,為推動人工智能發展,很多城市在靠後天努力彌補先天魅力的不足。這個時候,即便是有魅力的城市,也要進一步完善產業環境,吸引人工智能企業和人才。他認為,一個對人工智能產業有吸引力的城市應當具備三個條件, 一是一定需要政府的驅動和政策的支持,二是有足夠的應用市場的需求,三是有足夠的人才儲備。 在他看來,政府需要拿出具備競爭力的政策去扶持人工智能創業企業: 這樣才能吸引足夠多的人工智能人才聚集到上海,而上海才有可能具備足夠的實力去參與競爭。

黃偉也告訴記者,他也觀察到不少同行正紛紛將總部從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遷往重慶、成都、杭州等業內所稱的 新一線城市 : 那些城市各方面基礎都不如一線城市,但當地政府發展人工智能的決心很大,根據企業和產業的實際情況給出扶持政策。比如,新興企業想獲得政府支持,往往要遞交申請材料,介紹各種情況,然後等政府審批,周期很長,而且繁瑣,企業就沒有積極性。有些城市針對這一點,大大簡化瞭申請要求,企業就被吸引瞭。 他覺得,上海若想保持原先的魅力,不僅要靠先天優勢,也不能離開後天努力。

遭遇短板怎麼辦

總體來說,人工智能產業分為基礎研究和產業應用兩個層次。

從基礎研究以及產業應用兩個角度觀察人工智能產業,上海的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水平在全國處於何種水平?在創業者眼裡,上海人工智能在細分市場的產業應用上並不弱,流利說、元趣信息、依圖科技等能成為細分市場的 隱形冠軍 ,都體現瞭這點。

不過,上海也有短板。百度、阿裡巴巴、騰訊等互聯網領域的大公司總部不在上海,這就使得這些企業主導的基礎研究在上海少一些,他們推出的人工智能技術在上海的應用也要少一些。

用什麼補短板?復旦大數據學院副院長吳力波認為,要用辯證的眼光看這個現象: 上海在人工智能領域大公司方面的積累與北京、深圳、杭州相比有劣勢;但是從研究機構方面看,上海處於全國一線水平,因為有像復旦、交大、上科大等在計算機和統計領域科研實力很強的高校作為支撐。 與此同時,在產業成熟度和完備度方面,上海一直走在全國的前列。如果將研究機構與產業相結合,產生的 化學反應 或許能把短板變成優勢。

在吳力波看來,人工智能技術最終隻有落地應用才能發揮價值,而上海不缺基礎研究,也不缺產業儲備,所以 我對上海在人工智能產業應用端的發展表示樂觀,因為上海企業經營者的開放程度,以及與國際接軌程度都很高,這都為這些企業未來在原有產業領域引入人工智能創造瞭極大可能性 。

王迪則提醒,在全球視野中,也並非所有的城市、企業都擁有天生的人工智能發展基礎。面對現有的短板,引進人才是可行道路之一。在領英平臺上,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量三年內增長近8倍,很多海外科技巨頭為瞭提早爭奪人才,紛紛將目光瞄準高校的人工智能專業,通過聯合培養的方式儲備人才力量。他由此建議,上海也可利用現有的高校資源和產業資源,通過 政府-高校/研究機構-企業 聯合培養及項目合作等方式,為人工智能產業積累基礎。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m062q0i2 的頭像
icm062q0i2

黑石的網購推薦

icm062q0i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